光伏“平價時代” 路線選擇關乎企業成敗

薩納斯 時間:2020-01-20 13:37:00 瀏覽:162

“十四五”時期,光伏行業將快速駛向全面平價時代。


這一個時代意味著微利、爆發性增長,還意味著要直面與傳統能源的競爭。


正如一位新能源專家引用赫爾曼·希爾《能源變革:最終的挑戰》一書的表述:當可再生能源被認為足夠先進,以至于可以取代傳統能源中的重大份額時,新的能源沖突就爆發了。表面共識背后的真正問題,沖突的根源在于核能和化石燃料與可再生能源的系統需求是不能共存的。


能源轉型的車輪滾滾向前,光伏補貼拖欠、土地成本高企、電網接入和消納難等問題仍懸而未決,接下來光伏行業又必須直面沖突背后的問題。站在歷史的拐角處,光伏行業將如何開啟下一個時代?光伏企業又如何“強身健體”?


近日,記者對中國光伏行業協會副秘書長劉譯陽進行了專訪。


“微利時代,沒有什么不好”


問:從業內看來,進入平價時代,也意味著微利時代的來臨,你怎么看這一發展階段?


劉譯陽:所有行業都一樣,一開始都是暴利的,隨后變為微利。隨著供需關系的變化,新的競爭者加入,大浪淘沙,市場會剩下能在一定利潤水平內生存的企業。所以不要去追求所謂的暴利,所有的暴利都是不長久的。


平價之后,我們要從國內市場和國外市場來看。對于國內市場,電網消納、土地成本等方面存在的機制性問題能夠改善,國內市場也會出現爆發性增長。目前光伏已經成為最便宜的能源了,從需求定律來看,價格下降會引起需求量的上升。對于國外市場,就光伏組件而言目前出口量超過1GW的國家/地區已達到14個,出口額過億美元的國家/地區達到了27個,未來會更多。特別是目前中東局勢不穩,光伏市場被更加看好。我們預估,2025年全球光伏裝機需求上限將達200GW。


光伏進入微利時代,沒有什么不好,行業沒有起初的野蠻生長,發展也會日漸成熟。拿家電行業來說,目前已經進入到微利時代,很多優秀企業,像美的、格力和海爾等發展都很好,市值照樣上千億,光伏行業也一樣。當前,光伏行業正處于家電行業發展道路上的三分之一或二分之一處的節點。


問:未來的光伏生態會呈現怎樣的格局,你對企業的經營發展有何建議?


劉譯陽:“5·31”的到來助推了行業優勝劣汰,強者更強、弱者更弱,進一步凈化了光伏市場環境。


通過一年半的市場調整,在我看來,企業還是要狠抓內功,打鐵要靠自身硬。對于企業家而言,要做好風險把控、戰略布局。路線選擇錯了,市場看錯了,對于企業就是滅頂之災。


同時,企業還要在技術和質量上做好把控。可以發現,目前發展比較好的都是技術上有一技之長,市場對產品質量也比較認可的企業。


問:目前,國有企業紛紛加碼新能源,有些直接接盤民營企業光伏資產,你如何看待這一波產業整合?


劉譯陽:我個人不支持將民營企業和國企分開來看,不能因為所有制不同就區別對待。舉例來說,國企像一個大壯漢,民營企業像是一個孩子,放在同一個舞臺上比較,客觀上當然存在差距。拿融資來說,國有企業的貸款利率比民營企業要低,并不是因為企業性質不同,而是“個頭兒”不同。在銀行看來,“個頭兒大”肯定抗風險強。


國企進軍光伏行業,特別是涉足下游電站領域,可以與民營企業優勢互補。民營企業有對市場嗅覺靈敏、技術創新強、應變能力強等優勢,更適合發展制造業;而國有企業,資金雄厚、抗風險能力強,做電站業務更合適。國企進軍光伏行業是利好,可以共同把蛋糕做大。


“誰付出,誰受益”


問:不管是民營企業還是國有企業,這些擁有電站資產的企業,幾乎都要承受可再生能源補貼拖欠之痛。當下,對于存量電站項目,財政部擬通過放開目錄管理、“綠證”交易和市場化交易、加強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征收力度等三方面措施緩解補貼壓力。你認為補貼拖欠問題會有明顯改善嗎?


劉譯陽:補貼發放機制的改變,意味著改變了以前逐批進補貼目錄的發放機制,國家批復的項目相當于“確權”了,國家認拖欠補貼的賬。業內都知道,凡是能夠拿到國家指標的并網項目是有補貼的。但在外界看來,特別是金融機構,不能及時進補貼目錄的項目合法性是存疑的。項目確權,對于整個光伏行業是重大利好。此外,只要“確權”了,即使財政發放的錢少,對于企業而言進行商業預算也可以減少不確定性。


當然,包括綠證、配額制(可再生能源電力消納保障機制),這些也是發揮全社會的力量來支持可再生能源發展。要綠水青山、藍天白云,就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原來的機制很大部分成本讓電力企業承擔了,現在是“誰付出,誰受益”,全社會所有電力用戶共同承擔。


像綠證,以前或許個體或企業購買的還比較少。不過等到“游戲規則”變了就不一樣了,人們的觀念也會隨時間而改變。此外,未來發展機制上,可能并不存在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而是通過其他方式來解決補貼問題,包括綠證和配額制。


問:《關于建立健全可再生能源電力消納保障機制的通知》確定了可再生能源電力消納責任權重,明確了政府部門、電網企業、各類市場主體的責任,并于2020年1月1日開始,全面進行監測評價和正式考核。你如何評價該政策?預期效果怎樣?


劉譯陽:這是國家促進可再生能源發展的重要舉措。讓全社會電力用戶都來承擔責任,而不僅僅是個別企業、個人和群體來承擔。為何發展可再生能源?是為了環境更好。享受環境帶來的美好,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有責任。這一舉措對于鼓勵社會上所有人,在生活和生產行為中,培養利用可再生能源,保護環境的觀念具有重要意義。


政策設計的初衷值得肯定。至于效果,不要想著一步到位、一蹴而就。


問:很多人認為,消納問題實際上是利益之爭,你是否認同這一觀點?


劉譯陽:是否消納可再生能源,我覺得大部分地區特別是經濟發展較好、能源需求較大的中東部地區,實際上并不存在克服不了的物理條件限制,而是利益之爭。


有些經濟排名靠前、制造大省的地方電網對新能源的支持力度不足,可以看到在2019年競價和平價項目申報工作中這些省份沒有申報或申報較少。坦白說,這些地區還要逐漸改變觀念。但像貴州、山西等中西部地區對新能源的認識和支持就比較到位。


當然,原來我們國家對電網可能僅僅有滿足供電、經濟和安全等要求,并沒有考核電網公司的可再生能源電力比重。但是,配額制(可再生能源電力消納保障機制)的出臺就是一個根本性的改變。也就是,現在電網不僅要保證滿足供電、經濟和安全等要求,還要考慮用什么電,是綠電還是灰電。


新舊能源要共享“蛋糕”


問:據悉,目前可再生能源發展“十四五”規劃研究工作已經啟動。你對于“十四五”規劃有何期待?


劉譯陽:我希望在能源規劃中,明確可再生能源電力消費比例,有多少來自光伏、風電等綠色能源。因為這不僅關系到生態環境,而且還關乎能源安全。我們國家少氣缺油,很多的油氣資源都要從國外進口,目前來看,油氣受到國際形勢影響非常大。


隨著應用場景增多,市場規模擴大及儲能成本不斷降低,光伏不僅在價格上有競爭性,而且在電能質量上也具有競爭性,穩定性更具保證。到那個階段,我認為光伏市場發展還會迎來一個爆發。


問:為促進光伏行業健康發展,政府、電網企業等相關主體需要做好哪些工作?


劉譯陽:對于政府和電網來說,機制改變是一個重要調整方向,要做的工作還很多。如果不做改善,未來光伏平價道路上,非技術成本還會增加。土地使用及稅費、電網接入和消納等問題都是機制問題。


問:未來光伏融入電力市場,如何與傳統能源協調發展?


劉譯陽:未來能源發展中,傳統能源比例降低,可再生能源市場份額上升,這是大趨勢。我們也要認識到在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常規能源仍會占據基礎地位。同時,傳統火電行業可能也要改變盈利模式和思路,像歐洲一些國家已經不僅僅依靠發電小時數賺錢,也可以依靠調峰調頻在特定的時間內來獲利。


以光伏為代表的新能源和傳統能源要融合發展,這不僅是一個簡單此消彼長的關系,還應該合作、互利、共贏。因為未來人們對于電力的需求會不斷增大,蛋糕也在變大,要共享蛋糕。


商務合作
商務合作
上海时时彩0 广东好彩一开奖结果彩票 快乐十分开奖图 有你的校园 捷报比分即时篮球 青海11选五任选走势图 杭州麻将怎么玩 秒速牛牛怎么玩不输钱 25选5 哈尔滨手机麻将群 澳洲幸运10官网走势 pk10在线 即时指数足球指数 幸运飞艇计划人工群 今天江苏十一选五开 福州麻将朋友圈 爱彩乐陕西十一选五